新闻资讯 -- 正文

故事:让长辈跪下,是要折寿的,柳兰蕴哪里经得起她这一跪

本篇内容为虚构故事,如有雷同实属巧合。

让长辈跪下,是要折寿的。

柳兰蕴哪里经的起她这一跪。

但柳兰蕴动了动嘴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丁梅端药回来,看到二夫人要跪下,忙喊:

“刀春姐姐,拦住她。”

好在丁梅回来的及时,刀春又手疾眼快,架住柳二夫人。她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,明明是柳三娘子罪大恶极,还要让夫人慈悲为怀。

“二娘子需要静养,二夫人若真的为二娘子着想的话,还是回去吧,不要打扰她。”丁梅还是丫鬟的时候,就知道二夫人是什么样的人。

因而对柳二夫人的态度,并不好。

丁卯就站在旁边,他没刀春反应快,却也听到了柳二夫人的话。她这话,就是说柳三娘子才是个让人心疼的人,二娘子就活该被人捅。

这不是欺负二娘子没人疼。

“柳二夫人,二娘子还在病中,柳三娘子却是毫发无损。她只是在刑部大牢而已,又不是在十八层地狱,想来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。”

丁卯做出请的姿势。

“你们算什么东西,也配跟我说话。”

常氏还要进去,又被刀春架着。只要二侄女一句话而已,兰月就可以从刑部大牢出来了。

“兰蕴,往日柳府大房,都是你嫡母当家。就是如今我管着,也不敢把手伸到你们大房。你做庶女的若是委屈,也不该拿我的女儿撒气啊。”

常氏一口要咬到刀春的胳膊上,刀春才放开。

她又不顾身份的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像市井泼妇般,哭天喊地。

丁梅推门进去,看二娘子已然十分虚弱。这个时候,也不见柳大老爷过来。只怕是以为二娘子救不活了,想着重新找个傀儡呢。

赵五娘子过来的时候,柳二夫人还在哭闹。

“哟,这是哪家的乞丐啊,怎么要饭,要到门里来了。还不赶快轰出去,免得吵到里头。”

赵五娘子自然知道她是谁,却装作不知,让身边的丫鬟把她轰出去。丫鬟也会来事,把人轰出去,还不忘说:“也不知是哪里来的乞丐,偷了衣裳就装起亲戚来。别说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了,就是柳大人,也顾念着柳二娘子伤势严重,没过来打扰,你又算什么东西。”

常氏被轰出来,还要敲门,又被那丫鬟踹了几脚。她干脆要跪在外头,只希望来瞧热闹的人们,能多说些二侄女的不是,把兰月放出来。

柳泽俊从人群中跑出来,拉起她。

“娘,你还不嫌丢人吗?”

三姐做了这样的事情,还不是娘惯的。

常氏一巴掌打在柳泽俊脸上,“儿啊,她是你亲姐姐,你我不救她,还有谁救她。”柳泽俊虽说不爱学,却也是读过圣贤书的。这事,本就是三姐不对。她已经罪无可恕了,娘还要救。

“你再这样闹下去,我还怎么娶正妻。娘,三姐是咎由自取,你总不希望,再没一个儿子吧。”

柳泽俊捂着脸,回了柳家。

柳鹏知自然也不能让二房这样胡闹,他是没派人来看兰蕴,若是兰蕴真的死了,自然于他的仕途没什么帮助。可他毕竟是兰蕴的亲爹,若是不来,外人只会以为他是个利欲熏心的人。

赵五娘子的丫鬟,给了他一个台阶。

柳鹏知就顺势用上了,他让婆子把二弟妹绑回去,就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。又和二弟说,好生管好常氏,再让她胡闹,就把画都烧了。

二老爷自是听大哥的,将常氏看严。

这内宅的事,就落到了贺氏身上。

她的儿子柳泽杭,也有半岁了。即便是处理一些内宅的事,也不会有什么冲突。贺氏还没出手,就得了管家权,自然乐得去看望二侄女。

她不似常氏那样吵吵嚷嚷,带了些人参鹿茸之类的药材,到了丁家先问二侄女是否方便。丁梅看四夫人好言好语,便据实回答。

“太医说要静养,四夫人若是不嫌弃,就进来喝杯茶,二娘子却是看不得了。”丁梅做出请的姿势,贺氏见不到人,也不欲坐了。“家里还有许多事,杭儿也离不开我,就不进去了。”

一晃眼,小半个月过去了。

图布瞒着图兰去给柳二娘子看了病,虽说有能医治的药,进程却慢一些。赵衡之又拿了药方去给顾太医看,得到顾太医连连夸赞。

“师弟,后继有人啊。”

顾太医从药箱的夹层,拿出一本书。

“这是师弟在宫中时,整理的医药典籍。师弟的抱负,是救天下人,而非宫中一隅。臣不能完成他的志向了,想来,他的孩子可以。”

顾太医这么多年不曾见师弟寄过一封信来,只怕师弟已经没了。赵衡之并没有将图布爹被图瓦大将军杀害的事情,告诉顾太医。

他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季宁阔写信来时,也有一个疑惑。

就是图布得到的这些线索,实在太巧合了。

就像是有人故意让他知道一样。

赵衡之把书拿过来,得了顾太医的肯定,兰蕴也算是有救了,他才打算送图布兄妹回去。

但图兰,说什么都不肯回去。

“我不回去,我要找到阿爹。他若是敢辜负阿娘的话,我就毒死他。”图兰想找到阿爹,她不是没爹的孩子,她不想被王庭的人笑话。

他们都说她是没爹的孩子,需要摇尾可怜,才能得到先帝和大王施舍。所以,她才会拒绝嫁给大王。她不要这种施舍,她要阿爹。

她是有阿爹的。

“图兰,听阿哥的话,跟阿哥回去。”

图布没想到图兰这么倔。

图兰不肯回去,赵衡之也没劝的办法。图布一脸无奈,他总不能把图兰打晕了带回去。

图兰又不是没有腿,总还会回来的。

“图兰,其实,阿爹他……”图布看图兰执意不肯回去,只好把叔父杀了阿爹的事情,告诉了图兰。图兰摇着头,满脸的不可置信。

“阿哥,你骗我。”

叔父怎么会杀了阿爹。

就算叔父不喜欢阿爹,也不会杀他的。

“叔父能杀骠骑大将军,他都没有下手,怎么会杀阿爹,他又能威胁到叔父什么。”图兰看向赵衡之,她不信阿哥说的。“你查到了什么。”

赵衡之说:“和他一样。”

“不可能,一定是你们没查清楚。”

图兰要收拾东西回鄂月国,一定是阿哥和赵衡之忽略了什么,叔父肯定不会杀阿爹的。

图布看图兰这样坚定的相信叔父不是杀害阿爹的凶手,也对自己有了怀疑。真说起来,他和叔父接触的,还没有图兰多。莫非真的是查到的东西不对,图布也对自己产生了怀疑。

“好,咱们回去。”

不管怎么样,图兰肯回去就好。

图布有预感,只怕那索很快就要攻打中原了。

观看本章后续内容,请购买专栏

赵衡之也把图兰的猜想,写了一封信,告诉了师父。等送走图布兄妹,他往丁家宅院来。

柳兰蕴今日的气色好很多了,她躺在床上,看到赵衡之过来,招手示意他坐下,而后说:

“狗子过来了一趟,说刑部把二房查抄了,并没有发现毒药,只带走了三堂妹的贴身侍女。可能是因为上次救季大娘子时,刀春把毒药都拿走了,所以他们才什么都没搜出来。”

“她既然是假死,柳二夫人应该不会把她藏在柳家,刑部应该也会派人彻查柳家的各处铺子和庄院。这毒药,也有可能是她随身携带的。”

赵衡之不知道刑部会用什么法子撬开柳三娘子的嘴,但这些,不该是兰蕴一个病人烦心的。

“二娘子,该换药了。”

丁梅端了换药的纱布进来,看到侯爷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二娘子身体里的毒,有药材可以解。但她腹部的伤,也需要每日换药的。

这个,可耽误不得。

“你先换药,我出去。”赵衡之站到门口,看来娶兰蕴的事,要加快进度才行。这种亲力亲为的事情,就该是他来做了,哪里还用丁梅。

正这时,刑部尚书带着文书过来了。

“平章侯。”

“尚书。”

刑部尚书这次过来,是要再问柳二娘子一些问题。没有结案之前,他不能和平章侯说有关此案的任何事情。仍旧是文书去寻了临街的人过来作证,等柳兰蕴换好药,请他们进去。

等刑部尚书走后,赵衡之进了屋。

“侯爷,我总觉得刑部尚书,似乎意有所指。”

柳兰蕴除了是受害人,也是柳家的娘子。

刑部尚书问她,府上可有请过什么大夫,都常去哪里抓药。这种问题,随便问一个丫鬟,都可以告诉他,何必又亲自跑一趟,来问她。

“抓药?”

赵衡之想了想。

柳兰月想害人,必然要有药材。

可她并不是学医出身的。

这样的毒药,她可做不出来。

柳家的主子病了,肯定是下人去请大夫,去拿药。刑部尚书何必多此一举,来和兰蕴求证。

莫非是刑部尚书有什么不方便查的,才借兰蕴这里,传递给他。赵衡之坐在床边,拉着柳兰蕴的手,说道:“放心,我会让林春去查的。”

季宁阔接到徒儿的信,想着赵琰宗已经去过鄂月国,若是再去,怕会被发现。若是派别人去的话,又难免对鄂月国不熟悉。

这在鄂月国安插眼线的事,都是徒儿准备的。

如今刘二头暴露,也没个能联络的地方。

若是贸然前去,必然不安全的。

这人选,还真是愁人。

赵衡之的信,都是送到季家来。若是季宁阔不在的话,晏氏会着人给他送过去。之前季蔓蔓非要上战场,赵琰宗把她抓住,送到了辅国大将军的军帐,季宁阔就把她关起来了。

若是往常,季宁阔也会任由她。

但陛下派了兵部的人来,其中就有阮三郎君。

谁知道他会不会告密。

若是陛下知道,怕是要治罪的。

多亏的赵琰宗把人送回来。

但季蔓蔓不领情。

她一直惦记着,要揍赵琰宗一顿。

后来赵琰宗回京,季蔓蔓没了机会。

如今,赵琰宗是飞虎将军,来了边关,就是落在了她季蔓蔓的地盘。今日赵琰宗沐休,她特意打听好了赵琰宗的行踪。换好男装,就打算出去。看到爹爹正在看信,应该是京城来的。

“爹,是衡之哥来信了吗?”

“恩。”

季宁阔看蔓蔓最近对赵琰宗很上心,反而越来越少提及徒儿了,有心把这两个人凑一对。

“我今日已经设宴,请琰宗入府小聚,你是要出去吗?”季宁阔把手上的信,给了季蔓蔓。季蔓蔓看过之后,便知道爹爹要找人去鄂月国。

“爹,我去吧。”

“恩?”季宁阔没想到话题转变的这么快。

“我还没去过鄂月国,他们肯定不认识我。”

季蔓蔓记得,之前在平章侯府时,那个叫招湘的姨娘,每次出府,都会易容,都没怎么被发现过,只要她稍加打扮,肯定不会被认出来。

“不行,图瓦大将军是个精明的人,那索又是他一手提拔上来,一直带在身边的。依我看,那索不像传言中那么笨蛋。你是我唯一的女儿,他们肯定会多加打探,怎么会认不出你来。”

“难道爹你有别的办法。”

国家大事面前,报复赵琰宗就是小事了。

而且,赵琰宗可真是够贼的。

明明她派人打探到的消息,就是他今日在吉祥酒楼用膳。但实际上,是爹爹要请他。他明明是要来季家,还放出假消息,让她误会。

“等我和飞虎将军讨论后,再说吧。”

季宁阔是不愿意女儿涉险的。

赵琰宗在边关的日子,可谓是极好的。

除了那位季大娘子虎视眈眈,好像他欠了她万儿八千的银子,时刻想着报复以外。

这次,他故意对外说要去吉祥酒楼,实则来了辅国大将军的府邸,想来这个时候,季大娘子已经去吉祥酒楼等着他了,却是要扑个空了。

赵琰宗来边关,是皇命。

赵老夫人再心疼孙子,也没办法违抗皇命。只希望他能像赵衡之那样,平安回去,再谋个侯爵之位。给赵府列祖列宗,争个光。

他刚到边关时,季蔓蔓已经解了禁足。一定要和他比试,就像当初赵衡之来边关一样。赵琰宗是要在边关立功的,自然不能连个小娘子都打不过。所以,一点都没有让着季蔓蔓。

赵琰宗虽然不是师从辅国大将军,但他一直很刻苦,还得过三叔指导。这武功,自然也不低的,打赢季蔓蔓,那是绰绰有余。

季蔓蔓总是打不过他。

赵琰宗还有军务在身,也不能总是陪她玩闹。

季蔓蔓才想今日教训他。

谁成想,被赵琰宗戏耍了。

等赵琰宗到了季家,晏氏和季宁阔,都很满意这个女婿。虽说赵府门楣低了一些,又做过一些对赵衡之母子过分的事。但这位赵琰宗,还是很正直善良的。而且,晏氏和季宁阔听说赵府那些人,也是有所整改的。

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。

比如那位赵五娘子,听说已经成了柳二娘子的闺中密友,衡之也已经与她和解。这老一辈的事情,何必让小一辈担责,平白错失姻缘。

季宁阔也是想着,依着他那徒儿的性子。怕是不会愿意来边关镇守,留柳二娘子独守空房。

虽说如今他们和离了,但毕竟有感情在。

两个人早晚是要和好的。

这徒儿,还不是要留在京城。

但赵琰宗不一样啊。

他可以留在边关。

正好远离赵老夫人和赵二夫人这样的人。

posted @ 22-06-23 12:03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彩神登录平台,彩神登录官网,彩神登录网址,彩神登录下载,彩神登录app,彩神登录开户,彩神登录投注,彩神登录购彩,彩神登录注册,彩神登录登录,彩神登录邀请码,彩神登录技巧,彩神登录手机版,彩神登录靠谱吗,彩神登录走势图,彩神登录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彩神登录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